陈俊 官方网站

http://chjun.zxart.cn/

陈俊

陈俊

粉丝:446730

作品总数:121 加为好友

个人简介

陈俊 | 艺术简介 陈俊 1977年生于湖南岳阳 2002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国画系获学士学位 2018年结业于国家画院胡伟综合材料工作室高研班 现工作生活于北京厦门,自由画家 个展: 2014....详细>>

艺术家官网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关注艺术家

艺术圈

作品润格

书 法:

国 画:元/平尺

匾额题字:

拍卖新高:

联系方式

艺术家官网负责人:钟银才

电话:0592-5933209

邮箱:artist@zxart.cn

本页面资料由该艺术家或本主页注册用户提供,张雄艺术网不为上述信息准确性承担任何责任。

作品自述——陈俊

 

这一年来的作品都是以哲学精神为主导的“中国经典山水”作为背景图示,具有强烈现代感的都市符号与传统山水视觉符号直接并置在一起,从而引发了传统与现代的激烈碰撞。促使观者在现代艺术的语言中重新审视中国传统山水文化及其自然观,在似是而非、熟悉而又陌生的图像中产生对环境问题、文化断裂问题、文化基因问题的批判与反思,这片淡然出世、超尘逸隐的心灵栖憩地只剩下值得回味的精神形象,早已被现代消费社会和工业文明的城市山水所置换,这种矛盾意识与时空的错位所营造出来的荒诞场域,让中国精神早已荡然无存,被点亮的城市山水”如此喧嚣却再也无法“观照”这片天人合一的精神家园,在这只剩下躯壳的古老土壤里如此怒放着,光怪陆离的虚华早已司空见惯,物质上的胜利,带来短暂的激情与辉煌,这种乌托邦式的虚无景象并不是医治价值缺失的良药,让人陷入现实存在的焦虑与失落之境。

 

我的绘画语言“点”与传统的“皴”之间有某种关联,传统山水的皴是画家外师自然并结合内心的审美提炼出来的一种艺术语言,这种语言是超越了技术有生命精神的艺术语言,我画画也是在一层层的在点,一遍遍在积墨,这种生命的体验也像修行一样,好像与传统的皴在精神性上有某种关联,传统的皴对应的是农耕文化,而当下是一种工业文明之下的物质时代,我的这种点所带来的精神体验更多的是一种虚无与乌托邦的生命体验,传统山水所代表的人文精神在当下只是一个躯壳与象征,我却不厌其烦的以修行的心态经营着当下喧嚣的都市山水,这种内心的的静对应外在的动,我感觉我作画的过程像一个行为,有种生命的存在感,让我上升到了一种哲学性的对于生命存在感的体验和反思上来。

 

《寻找倪云林》系列

 

报纸是一种时代产物,引领的是时代舆论导向,代表的是当下普遍社会的价值观,报纸反应的是入世的社会现实,作品中报纸的文字我都画上了“*”其实也是对当下普遍价值观的怀疑,而倪瓒是元四家中非常独特的艺术家,清高持节,一生不仕,抱守出世的生活态度,不仅自己抱守出世的生活态度,而且对朋友们的入世为官也坚决反对,他作品及其生活都是在表达一个出世的精神状态,意境荒寒,超然出尘,我也是在思考倪瓒的出世在当下这样一个入世的社会现实中的意义何在?在当下物欲横行,现实浑浊的当下会给我们一些反思。

 

《有基因的片断》系列

 

这个系列延续了之前的以山水为的图式,如果说前段的作品是以一种批判的角度对社会现实的关注,这里面也包含对文化传承与东西方文化互渗的思考,这个系列我在表达上更加抽象,在语言上更加纯粹,有意识的模糊了具体的符号形象,更多的是在一种是是而非仿佛梦境中回归到自身的内审上来,在我们潜意识里每个人的心中都住着那片山水,深深的融入我们的血液成为我们的基因,时间和空间冲淡了记忆只留下模糊的片断,时空的变换又不断重叠,是对过去的眷顾还是对当下的反思?当历史产物叠印在现实的语境中时,任何绝对化的判断和成见都将在其中被模糊,让人重新整理自己的意识。

 

《现场》系列

 

辉煌是一种幻相,宛如罂粟之花的美,在每一个此刻的幻相之中隐藏着浮躁与罪恶,虚华的表面掩盖不了背面的危机,和谐与共生就像一个二元对立的伪命题,战争似乎促进了文明的发展,强权似乎推动了社会的进程,“文明”前行总是建立在不文明的基础之上的,这种牺牲与被牺牲的关系就像一个分拣场把社会自然分成了相互对立的阵营,然后以“文明”的名义从此干着弱肉强食的事情,而真正牺牲的却是“文明”本身。

 

《空相》系列

 

佛说:“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众生平等!我们只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再多的尘埃,也终将沉淀;佛还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我们所见所认知的一切事物也并不一定是真实存在或者完全可掌控的,都是因缘和合而现的幻相,一切都缘起缘灭,虚幻不实,诸法刹那间都是在变迁,伴随宇宙的初始与终极轮回,万物和谐共生,一切的“实相”都是短暂和不真实的。我们错误的执着于因果相续的“假相”,才会产生善恶的因果。诸法空相,任何人和事物都是因缘而生,因缘而灭,对与错,贫与富,优与劣,强与弱都已不是绝对,现实中,我们过于执着于物质的贪恋,功名的虚荣,患得患失,被它们诱惑,被它们束缚,人就永远得不到解脱,得不到真正的快乐和自在,生命轮回宇宙的运转,每一刻的过往,只是存在的形式在变换,在宇宙中裂变然后从新组合,毁灭的同时也是生命的开始,生命与毁灭在佛法上都是平等的。

 

气泡膜山水系列

 

严格的意义上讲,我的作品已经不能叫“画”了,完全摒弃了传统意义的笔和墨,而用注射器将浓淡的墨水注入气泡膜,完全回到材料的本身,我试图将作品平面性(整体)向立体性(局部)的延伸,绘画性(固态)和装置性(液态)的过渡,没有了”笔墨”的山水剩下的只是带有传统基因的精神象征。作品以重量命名,看似荒诞冰冷,却体现的是当下日益物化时代赤裸裸的量化对精神性的剥离,气泡膜所裹挟的工业垃圾、全民消费、环境污染等等工业时代的社会性意义,以及随时都会破灭的“泡沫”,让人在心灵上的不安全感!气泡膜的点阵山水图体现的数码感让传统山水的人文精神在信息化时代消失殆尽,这也是我在水墨在现代转换的探索,契以提出一些问题:艺术本体的、社会观念的。

 

《素影无声》系列

 

这一组作品是我最新的作品,在延续之前的都市主题上,我在作品前景中融入了树影的元素,立马画面有了空间和意境,之前的作品都是用的点的语言,树影让画面多了线的语言,也像传统花鸟画中的折枝。我想营造树影与城市之间的某种关系,树影是静的,城市是动的;树影是出世的,城市是入世的;树影是传统的,城市是现代的;树影是人,城市是场……,透过树影,窥视世间百态,体味人情冷暖,在入世的城里保持一颗出世的心,这需要一辈子的修炼!